您的位置: > 中原娱乐城 >

从野玫瑰到大交响曲谈舒伯特的艺术

[ 来源:本站整理 | 更新日期:2017-7-10 09:54:50 ]
援用文章

舒伯特的肖像画,绘于1825年,很有音乐家的气息~

金纺车(CHISAKII)

前多少天,看到芸之的文章「世界名谣-「野玫瑰(古代V.S古典版本)让我想起了良久没听的法兰??舒伯特(Franz Schubert,1797-1828), 一个标准的维也纳音乐家也是野玫瑰这首歌的作者

在所有「伟人级」作曲家中,舒伯特可能是寿命最短的,只活了三十一岁。很多人活到这年纪,可能连第一首成熟作品都还没问世,他却已经写了六百多首歌曲九首交响曲,六首弥撒曲,二十一首钢琴奏鸣曲,还有许许多多的室内乐,令人惊叹万分。

他当然是不世出的蠢才,能顺手写出优美?永的旋律,也富有创意,擅用各种新颖的转调技能,将诗的各种境界,用音乐贴切的表白,这在西方音乐史上虽非空前,却是空前的。

惋惜舒伯特不像同时代的贝多芬或罗西尼,曾经过宫廷乐团或歌剧院的磨难,他只是个个别老师,基础上是自学而成,未能从乐师的专业生活中培养教训,所以乐曲的构造并不精巧,时有?误与分歧常理之处,使他在当代未受重视,等到想拜师学习正统音乐实际时,却已时不我予,十多少天后竟因病去世了...

但时光会证明,他不凡的乐思与创意,终会超出技巧上的弊病,在后辈大放光辉,还他应有的公平~例如他的第九号交响曲「宏大」(1826年,即本文的背景音乐),其气魄与管弦乐编曲的辽阔,都是世间少有的,奇异的是,一个重要写小品歌曲的作曲家,是用什么方式,写出这首吹奏时光长达五非常钟的钜作呢?

这是完整懂得舒伯特音乐,以及其永长久存?秘的关键,舒伯特之所以能从歌曲作曲家,爬到与贝多芬交响曲同样的高度,为后代所景仰,他独特的曲式布局与跟声概念,是其最大起因~

简略说,既然他擅长写旋律,就用绵长的旋律来发展,而不再用贝多芬式的短小动机(例如福气交响曲开头的等~等~等~等~),而且旋律还一个接一个,以使得乐曲进行不?,时而转到颜色性的远系调,也迥异于贝多芬将一个旋律,始终加以变奏,以发展乐曲的手法,更同莫札特精简俐落的方式相去甚远。当然,这样不免显得漫长蓬松,却富有空想性,这是舒伯特讨人喜好,也深为专家诟病的一点。

他也将乡土气味的舞曲,带进了严肃的交响曲范围,这是长期在宫廷,穿梭在王公贵族间的莫札特难以想像的。而在舒伯特的音乐中,莫札特式的优雅虽可辨别,但混杂了乡土气息,多少显得俚俗,却是他给音乐新鲜感的法宝。自此后,古典音乐不再是讲求严格对仗的诗词,而是情势自在的散文,古典乐派业已式微,浪漫派时期则露出曙光。

难怪音乐学者,将舒伯特视为西方音乐史上,第一个浪漫派作曲家,他完全受之无愧~浪漫乐派的优点,诸如旋律幽美,理想丰富,乡土气息等;而缺点如洗练涣散,失去把持,不够典雅,在他的作品中都存在着...

这里仍以「伟大交响曲」为例,那是他对后世影响最为深远的作品,乐曲刚开端是孤独弱奏的法国号(C大调),但接下来弦乐优美自若的拨奏,彷佛是轻抚般的抚慰:

那号角声似乎受到鼓励,经由转到降A大调(他最爱的远系转调),中原娱乐,又回到C大调的变革,由发愁的慢板,导引出雄浑壮丽的进行曲节奏,弦乐的附点音符为主旋律,木管的三连音为它装饰,其同音的方法好似敲击,让其节奏更加辉煌,这种比较粗鲁的手段,是他的特点:

但这绝不是故做姿态的壮丽,中原娱乐,而是一个短命、多病、居无定所的作曲家,描写着难以实现的远大抱负。各声部再透过彼此模仿,将曲子拉长,还扩展了音域,到了序幕,则把这节奏加快,最后那孤单的号角声,由乐团所有乐器总奏,做壮烈的告别:

这除了表现从达观到踊跃的斗争外,更是心理抵牾的最终解除。他当时的境况?惨,仍战胜病痛,二心实现此绚丽的巨作,只为了攀缘本人艺术的顶峰。

每回听到这,我总觉得舒伯特既有此成绩,朝闻道,夕逝世可矣,没什么可遗憾了~兴许贝多芬巨人式的奋斗,使人称颂不已,但舒伯特「可怜式」的奋斗,也让人感叹同情...它仿佛告诉咱们,世上连蠢才都非一凡风顺,又何况你我呢?...

到了第二乐章,舒伯特开始了无穷般绵延的旋律,充足展现他歌曲作家的天份让时间在安适的步调缓缓流逝,接下来第三乐章有城市式舞曲节奏,旋律诚然简单,但靠着一直转调及模拟,构成音响的巨大结构,光这个幽默曲,就令后人赞叹不已,其曲式完全是翻新的,这是将小小的歌曲转为大交响曲的最好例子

伟大交响曲,只是身体矮胖、不善言辞的他其中一个作品罢了。舒伯特真正独步古今的,还是其六百多首的歌曲,其数量之多,所利用的伎俩之丰富,让他被称为「歌曲之王」,也开创了“Lied”(德文歌曲)的全盛时代,这方面当前有空,再跟大家聊喔。

末了仍是谢谢芸之的介绍,让我从新沉迷在舒伯特精美感人的乐声中,在繁忙的日子里,抽空拿出总谱,随着音符飞腾,烦恼已随之而逝,这顺手可得的幸福,是他留给人们,最宝贵的遗产,听着听,那闲暇时间,也在悠扬中度过,中原娱乐...

后记:下图是舒伯特巨大交响曲第三乐章中段的手稿(1826年),我仔细研讨,第七行的低音管,音符与我的总谱有差异,更有良多涂改的痕迹,起因不明...可能是出版前被改编过,但舒伯特基本无力禁止,因为他还没听到这曲子初演,就已离开世间了。


责任编辑:admin